来自 行业新闻 2020-01-10 10: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东映养猪场_最新养猪信息,疾病防治_福猪资讯网 > 行业新闻 > 正文

上市公司扎堆养猪行业 或将迎来隐忧

  以武钢股份为例分析探讨上市公司遇主业低迷如何合理多元化越冬

  

  因为受一公斤钢材价格抵不上四两猪肉、1公斤煤抵不上1两猪肉等主行业不景气的影响,武钢股份、山西焦煤等上市公司纷纷将手中从股市募集的资金砸向养猪业,期盼从低端的养猪业中分一杯羹度过寒冬。同样,据德美化工董秘朱闽?对媒体说,从事完全陌生的生猪养殖业务是为不景气的主业找个出路。

  

  一石激起千层浪,武钢养猪迅速爆红网络,一时成为笑柄,引发全民拍砖和恶搞、质疑声不断。其实,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宣布跨行养猪的并非武钢一家。据统计,仅上半年,就有5家上市公司公告投资养猪产业,截至目前,整个A股涉及养猪业的上市公司近30家。然而,缘何唯独武钢养猪遭致的质疑最强烈?虽先后经过该公司官网发公告以及发言人当面澄清,质疑之声却仍然不止。

  

  调查发现,这是因为武钢相比其他跨行养猪的上市公司具有更为特殊的大型央企、国企身份(即俗称的共和国长子、属国家投巨资哺育起来的)以及炼钢与养猪的技术差距最远(即行业跨度最大、隔行如隔山)、钢铁与猪肉所肩负的国民经济发展责任大小反差最大。此外,武钢老总又是在举世瞩目的两会期间郑重其事地高调宣布要通过养猪等非钢产业增加收入。凡此种种,跨行业养猪的代表自然非武钢莫属,引发的评论也就最多。为此,本报产业经济研究中心课题组就武钢股份等上市公司跨行业涌入养猪业给方方面面带来的隐忧进行梳理和分析。

  

  问题一:跨行养猪对上市公司本身的隐忧

  

  据中钢协统计,最近两年,我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按粗钢表观消费量在6.88亿吨左右计算,产能过剩率约已达到122%。

  

  据了解,武钢总经理邓崎琳对媒体坦承,将辅业作为独立的相关产业来做大,甚至涉足养猪这样的新业务,这实属无奈之举、迫不得已。

  

  邓崎琳的判断是,至少五年以上,我国钢铁业将处于一个经营非常困难的境地,利润空间非常小。

  

  面对媒体对于武钢选择养猪的质疑,邓崎琳算了一笔账——眼下1吨螺纹钢的价格大概是4700元,平均每公斤4.7元,而最便宜的猪肉每公斤已接近26元,一公斤钢材价格抵不上四两猪肉。

  

  武钢一位宣传部负责人补充解释,猪肉毛利率在去年初就能达到20%左右,而钢铁业目前的毛利率不到6%,销售利润不到3%。

  

  目前的煤价仍处在一个持续下跌的态势中,相比煤价的下跌,猪肉价格则坚挺了许多。6月13日的全国猪肉批发价比12日下跌0.06元/公斤,比上周均价上涨0.20%。业内人士估计至少在8月份之前,猪肉价格肯定会保持上涨的趋势。说白了,对山西焦煤而言,目前已是 1公斤煤抵不上1两猪肉的局面。德美化工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1年公司净利润为1.41亿元,同比下降近6成。德美化工董秘朱闽?对媒体说,公司从事完全陌生的生猪养殖业务是为不景气的主业找个出路。

  

  可见山西焦煤、德美化工选择跨行养猪的理由与武钢如出一辙。主业不赚钱甚至亏钱,期望通过养猪杀猪补回来度过钢铁、煤炭、化工行业的寒冬。

  

  但现实的情况是否能让这些养猪的门外汉在猪窝安全越冬呢?

  

  业内人士告诫说,跨行业资本进入养猪业存在一定风险,养猪业看似门槛不高,但做起来是有高门槛的,它不像钢铁业,这个行业的生产、管理更多是按科学的流程按部就班,但养猪是与生命打交道,每时每刻都会有变化,比如气候变化、市场波动、消费变化等对产业影响很大,变数很大,不能具体规范,而需要更灵活的管理。

  

  农业专家提醒说,非钢、非煤领域的市场竞争同样激烈。养猪受市场价格波动、疫病频发等问题困扰较多,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么赚钱。2008年是外部资本进入养殖业最多的一年,经历2009年和2010年的低迷后,现在很多已亏损和退出。投几亿甚至十几亿元养猪虽然对某些上市公司来说不算多,但也要小心打水漂。

  

  上海一研究员也指出,中国生猪养殖以散养为主,缺乏规模生产。大量生猪养殖者无法预计未来市场的变化,而只能根据经验来决定现在的经济行为,造成了我国生猪生产呈现周期性波动。而生猪行业利润水平受饲料价格以及猪肉价格两方面影响。在生猪规模养殖成本中,饲料成本占总成本60%左右。饲料价格与猪肉价格在较短周期内经常出现变动不一致的情况,从而造成养殖户的利润波动。

  

  自今年2月初起,猪肉价格及生猪价格便开始一波震荡下行,4个月之内猪肉价格跌幅达到20%。与此同时,生猪养殖成本却未见降低,全国生猪市场也于5月底出现亏损。

  

  上述上海研究员还警告说:产业资本进来,总是抱有远大抱负,希望提高行业集中度和品质,走工业化道路。不过,相比行业内优势企业,这些门外汉还将面临巨大的困难。

  

  有媒体评论指出:武钢养猪存在非相关多元化经营面临的诸多风险:企业资源总是有限的,非相关多元化经营的实施往往意味着原有经营的产业要受到削弱。

  

  亦有观点指出,如果一家钢铁企业过度偏离主业,将很大一部分资金和精力用于发展非钢业务,尤其是与主业毫不相关的业务时,也会导致主业发展的后续乏力,这是比较危险的做法。

  

  一位钢铁央企的前任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即便非钢产业不跳出钢铁主业的根基,也很难大规模产业化,中钢集团就是最好的例子。

  

  多元化经营,似乎是每一轮经济低潮时央企的集体选择。当年央企三九集体就是被无节制的多元化扩张拖垮。武钢养猪还令市场联想起春兰空调。上世纪90年代后期,占据市场多半份额的春兰空调风光无限,迫不及待地将触角伸进其他多个领域,摩托车、洗衣机、冰箱、汽车底盘和压缩机等项目纷纷上马,试图打造一个庞大的春兰帝国。如今,中国空调业的主流阵营已没有了春兰的立足之地。

  

  从历史经验而言,武钢养猪转型发展并非开天创举,上世纪90年代,我国部分国有企业由于主业式微,大举进入辅业领域以为救命稻草,甚至将辅业扶正,当辅业不景气了,又想全身而退,结果是主辅剥离困难,辅业成为国企甩不掉的沉重包袱。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看来, 武钢跨行养猪,只不过是历史的重演,主业亏损之时,抓一堆辅业来发展,等辅业不好了,就急急忙忙要剥离,事实已经证明,辅业剥离难度很大,这样反复搞来搞去,企业迟早被拖垮。

本文由东映养猪场_最新养猪信息,疾病防治_福猪资讯网发布于行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上市公司扎堆养猪行业 或将迎来隐忧

关键词: 行业新闻